“十四五”期间的金融改革与大湾区金融合作

    期次:第1574期    作者:·黄益平黄益平


金融改革是“十四五”期间的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构建现代金融体系,我们必须妥善解决的两个问题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在减弱,以及系统性金融风险在上升。

中国金融体系的特征

中国金融体系的主要特征是:规模大、管制多、监管弱和银行主导。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的金融体系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1978年,中国的金融体系主要由一家机构“中国人民银行”构成,它既是中央银行又是商业银行,同时还承担了全部的金融监管责任,其资产占中国金融总资产的93%。

虽然管制多、监管弱并不是一个理想的金融体系状态,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几十年,我们的经济增长、金融稳定表现很好,我们是新兴市场国家中几乎唯一一个没有发生过重要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国家。那为什么我们还会觉得这样的一个金融体系是有问题的?

在一般的经济学分析中,政府管制较多,会损失效率,遏制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可能是不利的。这里的政府管制,主要是指政府对利率、汇率、资金配置、跨境资本流动甚至一些大型金融机构的控制。但研究表明,政府干预或者抑制政策对经济增长与金融稳定有正负两种不同效应,在改革初期对增长有正的效应,后来转为负的效应。

有学者观察发现,过去几十年很多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发生频率在不断提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各国都在走向金融的全球化。随着金融体系的放开,一方面效率在提升,另一方面也会带来不确定性的增长。

所以,看似不是最理想的方式,但当市场机制、监管框架尚不健全和成熟时,适度干预也是可以促进资源有效配置、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

增长模式转型导致金融体系的新问题

过去十年来,我们的金融体系逐渐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一个根本性的原因就在于我们的经济增长进入了新的阶段。改革开放伊始,中国人均GDP是200美元,现在已达11000美元,即将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过去是要素投入型的粗放式增长,现在变成了创新驱动型的增长。对于过去要素投入型的、粗放式的增长模式,原有的金融体系问题不太大,因为粗放式增长时我们生产的多是其他国家生产了几十年的产品,从产品、技术、管理到整个市场,不确定性相对来说比较低,金融机构配置资源的不确定性也比较低,犯错的可能性较小。现在要变成创新驱动型的增长,原有的策略失效。当政府主导资金配置时,要识别好的创新是很困难的,尤其是一些没有完全市场化的做法,对于支持中小微企业也带来了很多的困难。同时,银行和资本市场在支持创新方面的能力是不一样的。所以,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减弱,并不是因为金融体系本身变得越来越坏了,而是经济增长模式发生转变以后,金融体系没有跟着转过来,这就是我们对新时期金融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要求。

同样,我们来看系统性风险也是一样的。在全球危机以前,我国的金融体系是相当稳定的,但是稳定并不是因为监管做得好,主要靠的是持续的高增长和政府兜底。

持续高增长的好处是可以在发展中解决问题。过去出了问题,但只要把它守住,经过10年、20年增长,过去的问题就会变成很小的问题。例如,为应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银行业的巨大冲击,中国政府出资成立了一系列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银行剥离了1.4万亿元的不良资产,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可以设想,经过20年的高速增长,到今天如果这一笔钱还在,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持续高增长是化解过去曾经有的风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

由于政府兜底的存在,就不会引发恐慌,投资者的信心是有支持的。过去30、40年中国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但今天已经很难持续,因为经济增长已经在不断往下走,我们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依靠高增长来化解过去的问题,同时增长往下走本身(比如产能过剩、投资回报下降等)也会引发一系列新的金融风险。事实上,政府现在要在所有领域兜底也不可能。

“十四五”时期的任务:构建现代金融体系

“十四五”规划提出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将金融改革的任务进行分解,大概可分为三大类:创新金融业务、推进市场化改革、改革金融监管。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金融开放的任务,金融开放的任务既可以是独立的任务,但其实也是为了支持上述三大类任务。

“十四五”期间金融开放的重头戏,将是实现资本项目基本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再出发。下面具体分析三大类任务。

首先是创新金融业务。在过去粗放式的增长模式下,既有的金融体系可以很好的发挥作用,但随着我们向创新型经济增长模式转化,一些问题正逐渐暴露。对此,我们一是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二是要不断创新银行的业务。三是要鼓励数字金融创新,尤其是大科技信贷和数字供应链金融。

其次是推进市场化的金融改革。我们过去一直在做,但仍有差距。要真正让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的配置与定价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有两方面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一是公平竞争的问题。即,我们在配置信用资金时,能否在不同所有权企业间做到公平配置?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背后的原因很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所有权歧视。消除所有权歧视,这个要求非常高,但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会往前迈一大步。二是实现市场化风险定价。

“十四五”期间,如果普惠金融能实现市场化的风险定价,这对金融机构、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对支持创新活动至关重要。

第三是改革金融监管。目前我们的金融监管偏弱,框架建立起来了,但识别和化解风险的作用仍未充分发挥。目前金融监管领域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有:监管与发展并举、监管与宏观混淆、运动式监管等。

金融创新的“深圳经验”与粤港澳大湾区展望

当前深圳在金融支持经济创新方面走出了一条成功的路子,概括起来是“三个结合”。一是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结合。深圳多层次资本市场活跃,各类投资基金丰富,可以有效支持创新。二是线上与线下结合。深圳有两家同为“微众”的公司——微众银行和微众信科,它们使用大数据风控技术,可以有效协助银行为中小微企业尤其是粗放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三是市场与政府结合。

“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的结合历来是个难题,但深圳市政府已然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例如出资成立“天使母基金”,委托基金管理公司按市场化方式运营,这种政府资金市场化运作模式,大大提高了资金的配置效率,也在不断吸引全球顶级天使基金到深圳投资,吸引优秀创业公司到深圳创业。深圳经验是值得重视的。

金融改革与创新,粤港澳大湾区能做什么?事实上,大湾区的优势非常明显:香港国际水平的资本市场、深圳的科技与金融创新能力,以及珠江三角洲(包括珠海)的制造业基础。所以,大湾区可以朝着金融、创新、高端制造三位一体的世界级湾区的目标努力。具体到实践中,可能困难较多,但机会也很多。比如,借资本项目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的东风,加快大湾区的金融融合,珠三角的企业可以到香港市场去融资,香港的各种投资基金也可以直接到珠三角来投资创新企业。

一个更为具体的机会是,大湾区下功夫发展产业互联网,打造高端制造业基地。当前,消费互联网已成“红海”,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下一个热点应是产业互联网。互联网和产业紧密结合,这对我们提高效率、提高质量、改善服务尤为重要,这也是我们打造高端制造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

随着物联网、5G技术的发展,在产业互联网浪潮下,数字供应链金融将迎来广阔空间。数字供应链金融的好处就在于金融机构所提供服务的每一家企业都是嵌在供应链、生产链条里的企业,金融机构为其提供服务,一方面风险控制会更加直接、更加有效,另一方面所支持的企业都是实体经济中在生产、在服务的企业。

最后,我们通过数字供应链金融提供的金融服务,在融资的规模和幅度上都可以上台阶。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光金融学与经济学讲席教授、副院长,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